返回

山野情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山野情债

看大家都抬起头来,写完了笔记,军长强调地讲到“全面铺开”。他指示:只有那样,敌人才无法组织起来,失去指挥。我们看到电线就要割断,教敌人失去联系。全面铺开的越快越好,越全面越好,教敌人处处没有时间还手。这么打,我们能很快地结束战斗,尽歼敌人!我相信,我们这次能捉到很多俘虏!说完,军长笑了笑,大家也都有了笑容。是的,失去组织与指挥的敌人只会投降,不会单独地顽强抵抗。最后,军长极郑重地提出:“打这样的仗,我们必须严格执行命令,不能存一点侥幸心!我们要绝对遵守时间,一切都要遵照预定的时间表进行,不准早一分钟或迟一分钟!打这样的仗,一分钟是很长的时间!我们先发炮,敌人必都藏在隐蔽部去;炮一停,我们极快地冲上去;故人还没能由隐蔽部出来,我们已经全面铺开!我们稍提前一点冲锋,就会教自己的炮火打伤;我们稍慢,敌人就进入地堡,一齐发扬火力,遵守时间与否是决定胜负的关键!”军长继续发言。他的话简单明确。他首先指出为什么要多路突破,和全面铺开。军长继续发言。他的话简单明确。他首先指出为什么要多路突破,和全面铺开。人倒旗不倒,红旗手已换到第四个——覃俊秋。他又负了伤,张挺茂接过去。人倒旗不倒,红旗手已换到第四个——覃俊秋。他又负了伤,张挺茂接过去。炮弹炸开,他身上的人还不动。他慢慢地从下面挪出上半身来。炮弹炸开,他身上的人还不动。他慢慢地从下面挪出上半身来。敌人的登陆进攻叫嚣也疭哑了许多,好象有什么硬东西卡住了喉咙。

敌人的登陆进攻叫嚣也疭哑了许多,好象有什么硬东西卡住了喉咙。对营长给他的批评,他丝毫没有反感。他是党员,懂得怎么接受批评。他正在苦苦思索的是该怎么办,怎么实现营长的指示,和从哪里开始。一时他想不出头绪。他的脑子受了伤,一个多月前他还在病院里。思索过久了,他就害头疼。对营长给他的批评,他丝毫没有反感。他是党员,懂得怎么接受批评。他正在苦苦思索的是该怎么办,怎么实现营长的指示,和从哪里开始。一时他想不出头绪。他的脑子受了伤,一个多月前他还在病院里。思索过久了,他就害头疼。“唉!”史诺叹了口气。不错,他有作战经验,可是他只能给年轻的家里富裕的排长保镖!“唉!”史诺叹了口气。不错,他有作战经验,可是他只能给年轻的家里富裕的排长保镖!在他身上,没有任何铁的或银的神像,没有任何布的或纸的护身符,他只有为真理与正义去打仗,而且必定打胜的决心。这是一个最纯洁,最清醒,毫不迷信的英雄。他不信神佛能保佑他,只求自己能保护人民。在他身上,没有任何铁的或银的神像,没有任何布的或纸的护身符,他只有为真理与正义去打仗,而且必定打胜的决心。这是一个最纯洁,最清醒,毫不迷信的英雄。他不信神佛能保佑他,只求自己能保护人民。

大家争着说,抢着喊,而且向前拥,伸手夺!大家争着说,抢着喊,而且向前拥,伸手夺!“满好?”营长笑了。“敌人还没开炮!一开炮,你把命喊出来,步行机也未必传出话去!”“满好?”营长笑了。“敌人还没开炮!一开炮,你把命喊出来,步行机也未必传出话去!”.

(21)(21)不但全营,连师的文工队也晓得黎连长的威名。谁都知道三连长打起仗来比猛虎还猛。女同志钮娴隆正唱着新编的单弦,一见连长进来,訇地一下把词儿忘了!不但全营,连师的文工队也晓得黎连长的威名。谁都知道三连长打起仗来比猛虎还猛。女同志钮娴隆正唱着新编的单弦,一见连长进来,訇地一下把词儿忘了!黎芝堂低着头,猛吸了几口香烟——本想断烟,这几天太忙,又忘了。营长也一声不出。他知道黎芝堂只要把话想好,就一下子都说出来。黎芝堂低着头,猛吸了几口香烟——本想断烟,这几天太忙,又忘了。营长也一声不出。他知道黎芝堂只要把话想好,就一下子都说出来。“营长!”小谭已然困得睁不开眼,但还挣扎着说话。“把枪给我!”“营长!”小谭已然困得睁不开眼,但还挣扎着说话。“把枪给我!”“闪开!这是打仗呢!”营长再没有一点温和的样子。他的脸忽红忽白,二目瞪圆,身量忽然高起一大块来。通讯员要跟着,营长不许。“你在这里盯住后山,不许动一动!一有动静,赶紧找我!”“闪开!这是打仗呢!”营长再没有一点温和的样子。他的脸忽红忽白,二目瞪圆,身量忽然高起一大块来。通讯员要跟着,营长不许。“你在这里盯住后山,不许动一动!一有动静,赶紧找我!”“毛主席有一句诗,”闻季爽兴奋地说。“毛主席有一句诗,”闻季爽兴奋地说。在回营的路上,贺营长遇见了常班长。二人走近,彼此让路的时候,班长问了声:“是贺营长吧?”没等回答,他就敬礼。在回营的路上,贺营长遇见了常班长。二人走近,彼此让路的时候,班长问了声:“是贺营长吧?”没等回答,他就敬礼。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