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十四分之一第四季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十四分之一第四季

为思路的顺便,牛太太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纪妈。纪妈年轻力壮,而且也是乡亲,满可以代替老刘妈。可是纪妈自己有小孩,还能够叫她带来么?叫个不三不四的野孩子和天赐在一块,干脆不行,只能让她“暂代”,至于长远之计——忽然想起四虎子来。给四虎子娶个老婆,岂不一打两用:一来可拢住他的心,二来可以用个女仆,倒也不错。反正四虎子的老婆得由牛宅给娶,他自己没家没业。可是四虎子娶亲后,要是有小孩呢?这么一想,老太太不甚热心了。越是下等人越会生小孩,这使她气恨。好,没使成女仆,倒闹得天上地下都是孩子,那才有个意思呢!不行。不久,就找着了一位。真是老山东儿,可是会教书不会,介绍人并没留意。介绍人还以为牛掌柜是找位伙计或跑外的先生呢。及至见了面,提到教书问题,老山东儿说可以试试,他仿佛还记得幼年间读过的小书:眼前的字们,他确是很能拿得起来,他曾作过老祥盛的先生。一提老祥盛,牛老者肃然起敬:不久,就找着了一位。真是老山东儿,可是会教书不会,介绍人并没留意。介绍人还以为牛掌柜是找位伙计或跑外的先生呢。及至见了面,提到教书问题,老山东儿说可以试试,他仿佛还记得幼年间读过的小书:眼前的字们,他确是很能拿得起来,他曾作过老祥盛的先生。一提老祥盛,牛老者肃然起敬:“在我的门口卖东西?!”这太丢人了,爸以为。“常卖着点,老师说,好忘不了穷;穷而后工!”天赐非常的得意:“前天,我把皮鞋卖了,卖了一块半钱;我请老师吃了顿小馆,老师很喜欢!”“在我的门口卖东西?!”这太丢人了,爸以为。“常卖着点,老师说,好忘不了穷;穷而后工!”天赐非常的得意:“前天,我把皮鞋卖了,卖了一块半钱;我请老师吃了顿小馆,老师很喜欢!”“真想给纪妈送点东西去!”天赐一边收拾,一边念道。“过了节的。家里的该住两天娘家,你送她去,就手看纪妈。我也歇两天,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可卖的。节后得添酸梅汤了,是不是?”“真想给纪妈送点东西去!”天赐一边收拾,一边念道。“过了节的。家里的该住两天娘家,你送她去,就手看纪妈。我也歇两天,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可卖的。节后得添酸梅汤了,是不是?”第二学年的开始,天赐不打算再上学。妈妈有点犯喘,说是被他气的。他不敢再别扭,他不肯把妈妈气病了。入学之后,大家对他不象先前那么坏了,因为大家的注意已移到一两个新学生的身上。有一个新学生的姐姐,据说,叫作“大美人”。师范和中学的学生在课后常往那条街上跑,去看“大美人”。他们管“大美人”的弟弟叫作“二美人”。二美人长得很俊秀,头发被油沤的象洋磁盆那么亮。他很老实。大家摸他的脸蛋,抹他头上的油而深呼吸的闻着,抢他的手绢。他不反抗,只在教员休息室门口立着,好避免大家的进攻。天赐讨厌他们的这种行动,可是敢怒而不敢发作。他知道,设若公开的护着二美人,大家一定会把他和二美人放在一类。他心中很难过,可是为自己的利益他不敢主持公道。再动同情心的时候,他得马马虎虎,他得冷静。在作文的时候,他有次把他的愤怒发泄出来一些——他的文字只能说出心中所要说的十分之一。可是先生给他批上:“不平之鸣非小学生所宜发;和平实养天机。”先生对于大家欺侮二美人也不管不问,似乎那是该当的。这个,使天赐又想起来行侠作义,他真希望半夜里取下他们的人头,而后留下一张小纸,印着一朵梅花。他花了十个铜子刻了一个小木头戳子——一朵梅。

第二学年的开始,天赐不打算再上学。妈妈有点犯喘,说是被他气的。他不敢再别扭,他不肯把妈妈气病了。入学之后,大家对他不象先前那么坏了,因为大家的注意已移到一两个新学生的身上。有一个新学生的姐姐,据说,叫作“大美人”。师范和中学的学生在课后常往那条街上跑,去看“大美人”。他们管“大美人”的弟弟叫作“二美人”。二美人长得很俊秀,头发被油沤的象洋磁盆那么亮。他很老实。大家摸他的脸蛋,抹他头上的油而深呼吸的闻着,抢他的手绢。他不反抗,只在教员休息室门口立着,好避免大家的进攻。天赐讨厌他们的这种行动,可是敢怒而不敢发作。他知道,设若公开的护着二美人,大家一定会把他和二美人放在一类。他心中很难过,可是为自己的利益他不敢主持公道。再动同情心的时候,他得马马虎虎,他得冷静。在作文的时候,他有次把他的愤怒发泄出来一些——他的文字只能说出心中所要说的十分之一。可是先生给他批上:“不平之鸣非小学生所宜发;和平实养天机。”先生对于大家欺侮二美人也不管不问,似乎那是该当的。这个,使天赐又想起来行侠作义,他真希望半夜里取下他们的人头,而后留下一张小纸,印着一朵梅花。他花了十个铜子刻了一个小木头戳子——一朵梅。“我吆喝,你管账,摆个果摊子;我会上市。”“叫我在街上站着?”“我吆喝,你管账,摆个果摊子;我会上市。”“叫我在街上站着?”天赐想笑,没笑出来。一个小学生最大的羞辱恐怕就是开除吧?“没,没——”他结巴起来。天赐想笑,没笑出来。一个小学生最大的羞辱恐怕就是开除吧?“没,没——”他结巴起来。��

“我?哪摸准儿去;作买卖有赔有赚!”“我?哪摸准儿去;作买卖有赔有赚!”合起来说,咱们算是不晓得牛天赐的生身父母是谁。这简直是和写传记的成心作难。跑马场上的名马是有很详细的血统表系的;咱们的英雄,哼,自天而降!怎么,凭着什么,去解释与明白他的天才,心力,与特性等等呢?这些都与遗传大有关系。就先不提这些,而说他的面貌神气;这也总该有些根据呀。眼睛象姥姥,一笑象叔父,这才有观念的联合,而听着象回真事儿。人总得扛着历史,牛必须长着犄角。咱们的英雄,可是,象块浮云,没根儿。合起来说,咱们算是不晓得牛天赐的生身父母是谁。这简直是和写传记的成心作难。跑马场上的名马是有很详细的血统表系的;咱们的英雄,哼,自天而降!怎么,凭着什么,去解释与明白他的天才,心力,与特性等等呢?这些都与遗传大有关系。就先不提这些,而说他的面貌神气;这也总该有些根据呀。眼睛象姥姥,一笑象叔父,这才有观念的联合,而听着象回真事儿。人总得扛着历史,牛必须长着犄角。咱们的英雄,可是,象块浮云,没根儿。.

“侦探股副主任!”“侦探股副主任!”��到了暑假,他考得很好。翻着小眼,他看着同学们。他们的嘴撇得更大了。他们不甘心在私孩子的后面,老师设若愿意干的话,得把天赐降到十名以外;不然的话,他们就退学。他们见了主任。主任嘱咐先生把天赐降到第十五名,原来他本是第四名。胜利是他们的;主任觉得这样办非常的公道,一个被大家看不上的学生当然不能列在前几名的。老师可是同情于天赐,但是他没办法,他不能得罪别的学生;附小向来有这个规矩——榜示的名次是可以随意编排的。天赐哭了。他决定不再上这个学校来。可是妈妈不答应:“偏去!偏去!看他们把你怎样的了!你要是不去,那可就栽到了底!咱们还怕他们?你等着,我找主任去,我不把他的学校拆平了!”牛老太太是说得出行得出的。她可以去找商会会长,她在县衙门也有人,她连师范校长都能设法打通。她不能受这个!到了暑假,他考得很好。翻着小眼,他看着同学们。他们的嘴撇得更大了。他们不甘心在私孩子的后面,老师设若愿意干的话,得把天赐降到十名以外;不然的话,他们就退学。他们见了主任。主任嘱咐先生把天赐降到第十五名,原来他本是第四名。胜利是他们的;主任觉得这样办非常的公道,一个被大家看不上的学生当然不能列在前几名的。老师可是同情于天赐,但是他没办法,他不能得罪别的学生;附小向来有这个规矩——榜示的名次是可以随意编排的。天赐哭了。他决定不再上这个学校来。可是妈妈不答应:“偏去!偏去!看他们把你怎样的了!你要是不去,那可就栽到了底!咱们还怕他们?你等着,我找主任去,我不把他的学校拆平了!”牛老太太是说得出行得出的。她可以去找商会会长,她在县衙门也有人,她连师范校长都能设法打通。她不能受这个!没有说完,大家已经决定了,附小绝对不能要木匠的儿子来作主任!谁的爸爸也比木匠高,甚至于二美人的爸爸也比木匠高。云城里,木匠是没有地位的。拥护主任,主任要是走了,太阳就没法再出来了。学生家长一律气炸了肺,什么?木匠的儿子?太好了,再等两天,打扫茅厕的还作主任呢!绝对不行!没有说完,大家已经决定了,附小绝对不能要木匠的儿子来作主任!谁的爸爸也比木匠高,甚至于二美人的爸爸也比木匠高。云城里,木匠是没有地位的。拥护主任,主任要是走了,太阳就没法再出来了。学生家长一律气炸了肺,什么?木匠的儿子?太好了,再等两天,打扫茅厕的还作主任呢!绝对不行!“爸!爸!”“爸!爸!”正是四月天气,市上没有多少果子。虎爷打了两“炮”樱桃,一些萧梨,香蕉,和青杏;配上点花纸的糖,红盒的葡萄干,也倒还象个摊子。天赐主张把青杏摆在小碟子上,盖上菠菜叶。虎爷没那个心肠。虎爷大概的把货物摆上,天赐看不上眼。等虎爷家去吃饭,他把筐上的竹箍扯下来,削成细签。然后从新摆弄果子,摆成塔和各种堆儿,果子不服从命令要滚,便用竹签互相的插上,仿佛作豆细工似的。梨上还插上个红樱桃,颇为美观。虎爷回来差点气疯了:“把梨都插烂了,你是怎回事呢?你?”天赐不再管了,偷了点钱,去买了几本小书,坐在摊后,他细心的读念,称呼自己为隐士。他是姜太公,有朝一日必有明君来访,便作宰相。可是赶上他独自看摊子的时候,来了买主,他很会要价,该要一毛的,他要四毛,人们不还价就拉倒,要是还一毛五就多赚着五分。这是他从院中的邻居们学来的,他以为这很对。大家既都是骗子,作小买卖的吃了前顿没有后顿,便更应当骗,骗得合理。爸有好多钱还想再赚,白了胡子还一天到晚计算,何况只摆个果摊呢。高兴的时候,他很会讲话,拿出他说故事的本领,运用着想象,他能把买果子的说得直咽唾沫,非马上吃个梨不可。他的梨治一切的病:“老太太,拿上一堆,一堆才十五个,专压咳嗽!看这小梨,颜色是颜色,味道是味道。先尝一个,买不买不要紧。我拉个主顾!地道北山香白梨。”老太太不为自己吃,是给孩子们买。他登时改了口:“小孩吃这个顶好了,专消食化水。”老头儿,小伙子,大姑娘,都必吃他的梨;他的梨连猩红热都能治。说着说着,他自己也真信了他的话,他也得吃一个,因为觉得有点头疼。吃完一个果子,顺手打开一盒葡萄干,看着书,随便的捏着吃。赶上他不高兴,什么都是一毛钱一堆,拿吧。遇上老黑的孩子们从这儿过,果子是可以随便拿的。孩子们专会等虎爷不在摊上由这儿过。有时候被虎爷看见,天赐会说:“我给他们记着账呢!”正是四月天气,市上没有多少果子。虎爷打了两“炮”樱桃,一些萧梨,香蕉,和青杏;配上点花纸的糖,红盒的葡萄干,也倒还象个摊子。天赐主张把青杏摆在小碟子上,盖上菠菜叶。虎爷没那个心肠。虎爷大概的把货物摆上,天赐看不上眼。等虎爷家去吃饭,他把筐上的竹箍扯下来,削成细签。然后从新摆弄果子,摆成塔和各种堆儿,果子不服从命令要滚,便用竹签互相的插上,仿佛作豆细工似的。梨上还插上个红樱桃,颇为美观。虎爷回来差点气疯了:“把梨都插烂了,你是怎回事呢?你?”天赐不再管了,偷了点钱,去买了几本小书,坐在摊后,他细心的读念,称呼自己为隐士。他是姜太公,有朝一日必有明君来访,便作宰相。可是赶上他独自看摊子的时候,来了买主,他很会要价,该要一毛的,他要四毛,人们不还价就拉倒,要是还一毛五就多赚着五分。这是他从院中的邻居们学来的,他以为这很对。大家既都是骗子,作小买卖的吃了前顿没有后顿,便更应当骗,骗得合理。爸有好多钱还想再赚,白了胡子还一天到晚计算,何况只摆个果摊呢。高兴的时候,他很会讲话,拿出他说故事的本领,运用着想象,他能把买果子的说得直咽唾沫,非马上吃个梨不可。他的梨治一切的病:“老太太,拿上一堆,一堆才十五个,专压咳嗽!看这小梨,颜色是颜色,味道是味道。先尝一个,买不买不要紧。我拉个主顾!地道北山香白梨。”老太太不为自己吃,是给孩子们买。他登时改了口:“小孩吃这个顶好了,专消食化水。”老头儿,小伙子,大姑娘,都必吃他的梨;他的梨连猩红热都能治。说着说着,他自己也真信了他的话,他也得吃一个,因为觉得有点头疼。吃完一个果子,顺手打开一盒葡萄干,看着书,随便的捏着吃。赶上他不高兴,什么都是一毛钱一堆,拿吧。遇上老黑的孩子们从这儿过,果子是可以随便拿的。孩子们专会等虎爷不在摊上由这儿过。有时候被虎爷看见,天赐会说:“我给他们记着账呢!”��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