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蓦然回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蓦然回首

三个月前,武三弟跟着班长柳铁汉去查哨。远处有机关枪声。柳班长回头,不见了武三弟。班长往回走,看见武三弟匍匐在壕沟里,手里拿着个手榴弹。“起来!你干啥呢?”班长问。“人人应当有决心,写决心书是对的,可是我们不应当对敌人炮火的厉害不提出讨论!存在心里不说,就是顾虑!我们应当强攻上去就修工事,找死角,教敌人的炮火失去威力!是不是这样啊?”“人人应当有决心,写决心书是对的,可是我们不应当对敌人炮火的厉害不提出讨论!存在心里不说,就是顾虑!我们应当强攻上去就修工事,找死角,教敌人的炮火失去威力!是不是这样啊?”这也就难怪“尖刀第三连”的战士们常常夸口:“连长是猛虎,副连长是豹子,还顾虑什么呢?迎着枪弹走也没事儿,咱们会吓得枪弹拐了弯!”这也就难怪“尖刀第三连”的战士们常常夸口:“连长是猛虎,副连长是豹子,还顾虑什么呢?迎着枪弹走也没事儿,咱们会吓得枪弹拐了弯!”史诺插嘴:“兵头将尾的连上士,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,到过柏林。”史诺插嘴:“兵头将尾的连上士,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,到过柏林。”黎连长往下走,小司号员紧跟在后边。

黎连长往下走,小司号员紧跟在后边。战士们,刚由枪林弹雨中走出来,心神还没安定下去。他们的耳已震聋,牙上都是泥沙。他们确已很睏,而想不起去睡;他们饥渴,而懒得去吃喝。他们只呆呆地坐着,好象忘了自己。他们好象还在等候命令,再去冲锋,再去杀敌。他们的钢铁般的意志,在激战之后,还有余勇;他们的钢铁般的身体,虽然已很疲乏,可是还不能马上松软下来。他们连烟也顾不得吸。他们自己不愿说话,也不愿别人说话,他们的心好似还在战场上,一时转换不到别的事情上来。战士们,刚由枪林弹雨中走出来,心神还没安定下去。他们的耳已震聋,牙上都是泥沙。他们确已很睏,而想不起去睡;他们饥渴,而懒得去吃喝。他们只呆呆地坐着,好象忘了自己。他们好象还在等候命令,再去冲锋,再去杀敌。他们的钢铁般的意志,在激战之后,还有余勇;他们的钢铁般的身体,虽然已很疲乏,可是还不能马上松软下来。他们连烟也顾不得吸。他们自己不愿说话,也不愿别人说话,他们的心好似还在战场上,一时转换不到别的事情上来。一开始,连长的话就使大家惊异;谁都知道“虎子”连长平日多么暴躁严厉,没想到今天他会这么诚恳坦白。然后,大家受了感动:连长是替大家受了营长的批评啊;骄傲自满的,不重视学习的,不止是连长一个人啊!最后,大家激动起来,马上立决心给三连增加荣誉,不许安然地享受过去的光荣!一开始,连长的话就使大家惊异;谁都知道“虎子”连长平日多么暴躁严厉,没想到今天他会这么诚恳坦白。然后,大家受了感动:连长是替大家受了营长的批评啊;骄傲自满的,不重视学习的,不止是连长一个人啊!最后,大家激动起来,马上立决心给三连增加荣誉,不许安然地享受过去的光荣!连长一直地听完了这一段。在大家鼓掌之际,他过来握钮同志的手:“你们来到就够了!唱不唱的不要紧,我们一样地感谢!”连长一直地听完了这一段。在大家鼓掌之际,他过来握钮同志的手:“你们来到就够了!唱不唱的不要紧,我们一样地感谢!”

��姚指导员要赶过来指挥,可是还没赶到就负了伤。他坐下,手捂伤口,指挥由主峰下来的人。姚指导员要赶过来指挥,可是还没赶到就负了伤。他坐下,手捂伤口,指挥由主峰下来的人。.

这十几个人,除了副连长和两位战士,都已至少负过一次伤。可是,二十五号已在眼前,谁也不肯退下去。仇排长头上已受伤,却仍安安详详地说了句笑话:“副连长,你的腿的确是快,一点伤没有!”副连长平日爱自夸腿快。副连长笑了。“腿快?我可没往后跑!从突破口到这里,我还没卧倒过一回!我快,我灵活,枪弹跟狗一样,专咬死眼皮的!”这十几个人,除了副连长和两位战士,都已至少负过一次伤。可是,二十五号已在眼前,谁也不肯退下去。仇排长头上已受伤,却仍安安详详地说了句笑话:“副连长,你的腿的确是快,一点伤没有!”副连长平日爱自夸腿快。副连长笑了。“腿快?我可没往后跑!从突破口到这里,我还没卧倒过一回!我快,我灵活,枪弹跟狗一样,专咬死眼皮的!”他们想望见的就是敌人常常夸口的“监视上下浦坊的眼睛”,“汉城的大门”,“最坚固的阵地”的“老秃山”。我们管它叫作“上浦坊东无名高地”。他们想望见的就是敌人常常夸口的“监视上下浦坊的眼睛”,“汉城的大门”,“最坚固的阵地”的“老秃山”。我们管它叫作“上浦坊东无名高地”。不但在全营,就是在全师里,三连也是有名的。贺营长以前就是这一连的连长。从他带着这一连的时候起,“尖刀第三连”就已“威名远震”。现在,三连的战士们仍然保持着过去的荣誉,永远要求打突击。战士们最怕“落后”这个名词。不但在全营,就是在全师里,三连也是有名的。贺营长以前就是这一连的连长。从他带着这一连的时候起,“尖刀第三连”就已“威名远震”。现在,三连的战士们仍然保持着过去的荣誉,永远要求打突击。战士们最怕“落后”这个名词。“记住,你的责任是指挥!还得多费心思准备呀,准备充足才能指挥顺手!”“记住,你的责任是指挥!还得多费心思准备呀,准备充足才能指挥顺手!”“那就是侵略者该得的惩罚!你害怕不?”“那就是侵略者该得的惩罚!你害怕不?”常若桂下了交通壕,没走出多远,迎面来了个人影。影子先出了声:“口令!”常若桂下了交通壕,没走出多远,迎面来了个人影。影子先出了声:“口令!”黎连长问:“怎样?摔坏了没有?”黎连长问:“怎样?摔坏了没有?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