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恋上嫂子的床全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恋上嫂子的床全集

手脚既然不能动,只好仗着啼哭运动运动内部了。这也行不通:每逢他一出声,乳头便马上堵住他的小嘴,他只好由哭喊改为哼哼,象个闷气的小猪。第一是孩子不应当哭,第二是纪妈的奶不应当存起来;牛老太太把账永远算得很清楚。设若由孩子的性儿哭,这便是费了孩子的力气,而省下纪妈的乳,按什么经济理论说也不大对。老太太似乎也明白,娃娃是应在相当的时候哭一会儿;但是一想到纪妈那对乳和月间的工钱,不由的她就叫出来:“纪妈,孩子又该吃了!”钱不但会说话,而且会逼着人说话,这不能专怨牛老太太。手脚没有自由,被子盖了个严,不准出声,天赐有点起急,可是说不出道不出,只好一赌气子要抽疯。这是娃娃最好的示威运动。可是也怕遇上谁,牛老太太总不听这一套,早就预备好抱龙丸,一捻金,救急散,七珍丹,丸散膏丹,一应俱全。一病就灌!对什么她都有办法,天赐唯一的抵抗是不抵抗,自己翻白眼比有声有色的示威强的多。养孩子的乐趣是在发挥大人的才干;孩子得明白这个,不然便是找不自在。��念书,请老师,不好就打……弄得天赐连饭也不正经吃了。什么是书呢?牛老太太虽然讲官派,可是牛宅没有什么书。牛老者偶尔念念小唱本,主要的目的是为念几行,眼睛好闭上得快一些。一本小唱本不定念多少日子,而且不定哪一天便用它裹了铜板。天赐不晓得书是什么东西,更不知道为何要念它。老师这个字也听着耳生,而且可怕——带“老”字的东西多数是可怕的,如“老东西”,老虎……他得和四虎子商议一番:“咱哥俩问你干什么念书?”念书,请老师,不好就打……弄得天赐连饭也不正经吃了。什么是书呢?牛老太太虽然讲官派,可是牛宅没有什么书。牛老者偶尔念念小唱本,主要的目的是为念几行,眼睛好闭上得快一些。一本小唱本不定念多少日子,而且不定哪一天便用它裹了铜板。天赐不晓得书是什么东西,更不知道为何要念它。老师这个字也听着耳生,而且可怕——带“老”字的东西多数是可怕的,如“老东西”,老虎……他得和四虎子商议一番:“咱哥俩问你干什么念书?”妈睁开了眼,看看他们,极不放心的又闭上了,没看完的一点什么被眼皮包了进去,象埋了点不尽的意思。妈的眼永不再睁了。妈睁开了眼,看看他们,极不放心的又闭上了,没看完的一点什么被眼皮包了进去,象埋了点不尽的意思。妈的眼永不再睁了。“我这儿服务呢!”天赐还不肯走。

“我这儿服务呢!”天赐还不肯走。吃过了饭,他立在屋门口看着街坊们。他觉得这群人都也有趣,他们将变成他的朋友,他也要作小买卖了。他们都没有规矩,说话声音很高,随便跟孩子瞪眼,可是也很和气,都向他点点头,让他屋里坐,连妇女也这样。他们吃饭就在院里,高声的谈他们自己的事:什么使出张假钱票,什么朦了个五岁的娃娃,他们都毫不羞愧的,甚至于是得意的,说着。天赐很容易想出来:城里的都是骗子,钱多的大骗,钱少的小骗,钱是一切。只有一个真人好人,据他看,纪老者。吃过了饭,他立在屋门口看着街坊们。他觉得这群人都也有趣,他们将变成他的朋友,他也要作小买卖了。他们都没有规矩,说话声音很高,随便跟孩子瞪眼,可是也很和气,都向他点点头,让他屋里坐,连妇女也这样。他们吃饭就在院里,高声的谈他们自己的事:什么使出张假钱票,什么朦了个五岁的娃娃,他们都毫不羞愧的,甚至于是得意的,说着。天赐很容易想出来:城里的都是骗子,钱多的大骗,钱少的小骗,钱是一切。只有一个真人好人,据他看,纪老者。��“米老师,孩子还小呢!”牛老者拉住了天赐。四虎子也赶到了,把天赐抱了走。“米老师,孩子还小呢!”牛老者拉住了天赐。四虎子也赶到了,把天赐抱了走。

他和爸说了,他决定帮助爸。爸笑了。可是他能帮助什么呢?细一想,他什么也不懂,十六七年的工夫白活。手艺没有,力气没有,知识没有。他是个竹筒儿!该感激的还只有赵老师,只有赵老师教给他一些文字,其余的人没教给过他任何的东西。大概他只能等着作官或作诗人了!他没有办法,承认了自己的没用。他和爸说了,他决定帮助爸。爸笑了。可是他能帮助什么呢?细一想,他什么也不懂,十六七年的工夫白活。手艺没有,力气没有,知识没有。他是个竹筒儿!该感激的还只有赵老师,只有赵老师教给他一些文字,其余的人没教给过他任何的东西。大概他只能等着作官或作诗人了!他没有办法,承认了自己的没用。��.

����纪妈点头,她说不出话来。在城里这么多日子了,她知道,老妈子的工钱真是三块钱一个月。她什么也说不出,这是规矩!纪妈点头,她说不出话来。在城里这么多日子了,她知道,老妈子的工钱真是三块钱一个月。她什么也说不出,这是规矩!但是她没法把纪妈赶了走,因为娃娃必须吃奶。前后这么一想,她除了看不起纪妈之外,还附带着不大喜欢天赐。天赐设若真是英雄好汉,据她想,就根本不能吃纪妈的奶。这个,她可不敢明言。当牛太太夸奖天赐的时候,她便多少给纪妈加上几句不大受用的话,而极力的奉承天赐。赶到太太对天赐有所不满的时候,她便也顺口答音的攻击这个娃娃。她是走狗中的能手。但是她没法把纪妈赶了走,因为娃娃必须吃奶。前后这么一想,她除了看不起纪妈之外,还附带着不大喜欢天赐。天赐设若真是英雄好汉,据她想,就根本不能吃纪妈的奶。这个,她可不敢明言。当牛太太夸奖天赐的时候,她便多少给纪妈加上几句不大受用的话,而极力的奉承天赐。赶到太太对天赐有所不满的时候,她便也顺口答音的攻击这个娃娃。她是走狗中的能手。这个都没引出天赐的笑来。挨了板子还有什么心程练刀呢!“三天以后,一定是八月初一?”这个都没引出天赐的笑来。挨了板子还有什么心程练刀呢!“三天以后,一定是八月初一?”“早着呢,还有三天!”四虎子想给朋友一点安慰,可是到底说了实话。三天!可怜的天赐!“不用怕,下学之后咱们还能练刀玩,是不是?”“早着呢,还有三天!”四虎子想给朋友一点安慰,可是到底说了实话。三天!可怜的天赐!“不用怕,下学之后咱们还能练刀玩,是不是?”“有你这么一说!”“有你这么一说!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