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出魔入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出魔入佛

  向三才推开了门,闪身进内,便有两个庄丁,向他走近了一步,向三不等他们开口,便用极低的声音道:“我已问过总管了,有极要紧的事,来找畹小姐的。”  而身份一暴露,血海深仇,还报得成么?  而身份一暴露,血海深仇,还报得成么?  向三的心中,才起了这个念头,心头便猛地一痛,立时不由自主,一翻手,‘叭’地一声,打了自己一个老大的耳括子。  向三的心中,才起了这个念头,心头便猛地一痛,立时不由自主,一翻手,‘叭’地一声,打了自己一个老大的耳括子。  他手腕一翻,那条长鞭,灵蛇也似地一转,就在向三的脸上,‘呼’地掠了过去,在长鞭掠过之际,鞭梢竟在向三的双眼之下,连点了两点。  他手腕一翻,那条长鞭,灵蛇也似地一转,就在向三的脸上,‘呼’地掠了过去,在长鞭掠过之际,鞭梢竟在向三的双眼之下,连点了两点。  洪天心一听得方畹华这样讲法,心头的高兴,实在是难以言喻的。他心头的阴霾,一扫而去,忙道:“畹师妹,那太容易了,他受了些皮肉之伤,对这种下贱人来说,伤得再重些,又算什么?等他伤好了之后,我多赏他几两银于,也就是了。”

  洪天心一听得方畹华这样讲法,心头的高兴,实在是难以言喻的。他心头的阴霾,一扫而去,忙道:“畹师妹,那太容易了,他受了些皮肉之伤,对这种下贱人来说,伤得再重些,又算什么?等他伤好了之后,我多赏他几两银于,也就是了。”  但也就在此际,只听得方畹华一声娇叱,道:“向三!”  但也就在此际,只听得方畹华一声娇叱,道:“向三!”  还是在他前面的方畹华,最先走过神来,向他的左手处,指了一指。向三知道事情有什么不对头了,他连忙低头看去。  还是在他前面的方畹华,最先走过神来,向他的左手处,指了一指。向三知道事情有什么不对头了,他连忙低头看去。��

  在众人的怒吼声到了最高峰,而且所有的人,几乎部已离座而起之际,毛人雄陡地发出了一声大喝,道:“各位,且听我说!”  在众人的怒吼声到了最高峰,而且所有的人,几乎部已离座而起之际,毛人雄陡地发出了一声大喝,道:“各位,且听我说!”  但是向三的心中,却一点也不怪方畹华。  但是向三的心中,却一点也不怪方畹华。.

  毛人雄话一讲完,双手向前,轻轻一送,向三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力道,猛地将他撞得向后跌了出去,一直跌出了好几步,背撞在墙上!  毛人雄话一讲完,双手向前,轻轻一送,向三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力道,猛地将他撞得向后跌了出去,一直跌出了好几步,背撞在墙上!  向三点了点头。又向前慢慢地走了过去。  向三点了点头。又向前慢慢地走了过去。  可是,若说向三彻底明白,那却也未必。因为他至今为止,仍不明白毛人雄那晚所说的,自己教了他明白了一件事,那有什么意义。  可是,若说向三彻底明白,那却也未必。因为他至今为止,仍不明白毛人雄那晚所说的,自己教了他明白了一件事,那有什么意义。  他伸手轻轻地在马背上拍着,这匹白马,是一位一身银花,美丽得使人不敢逼视的少女骑来的,那少女是庄主师妹,独行无影周轻云周大侠的弟子,是以她称呼少庄主叫师哥。  他伸手轻轻地在马背上拍着,这匹白马,是一位一身银花,美丽得使人不敢逼视的少女骑来的,那少女是庄主师妹,独行无影周轻云周大侠的弟子,是以她称呼少庄主叫师哥。  他本来是想说几句感激的话的,但是,他想到了方畹华的恩德,绝不是言语所能感谢得尽的,是以反倒住了口,不再向下讲去。  他本来是想说几句感激的话的,但是,他想到了方畹华的恩德,绝不是言语所能感谢得尽的,是以反倒住了口,不再向下讲去。  洪天心在一怔之后,‘嘿嘿’冷笑了起来,道:“向三,小爷走了眼了,倒瞧不出你原来是大会家,既是如此,缚住你的双手,未免委屈你了!”  洪天心在一怔之后,‘嘿嘿’冷笑了起来,道:“向三,小爷走了眼了,倒瞧不出你原来是大会家,既是如此,缚住你的双手,未免委屈你了!”  因为,昨天晚上,在追上方畹华之后,他并没有将自己为什么有一身武功,但是却又在庄上做着小马夫的原因讲出来。  因为,昨天晚上,在追上方畹华之后,他并没有将自己为什么有一身武功,但是却又在庄上做着小马夫的原因讲出来。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