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国未删小说地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三国未删小说地址

“跟爸去睡!”四虎子在牛老太太死后显着很有智慧。丧事的余波也慢慢平静,老头儿把该开付的账都还清,似乎没有什么可作的了。他常和天赐在一块,有的也说,没的也说,这给他一些快乐。天赐在这种闲谈中,得到许多的知识,因为爸说的都是买卖地上的话。对于金钱,他仿佛也发生了趣味。爸的一辈子,由谈话上显出来,就是弄钱。在什么情形之下都能弄钱。跟爸到铺中去看看,伙计们非常的敬重他,称呼他作少爷。铺子里的人们收钱支钱,算账催账,他们都站在钱上。妈妈给他的小印,他系在贴身小袄的钮上,可是这个小印已没有多少意义:他想不出作官有什么好处,钱是唯一的东西。钱使爸对他慈善,要什么就买什么;钱使爸厉害,能征服了雷公奶奶。四虎子没钱,纪妈没钱,所以都受苦。他长大了,他想,必须作个会弄钱的人。他买了个闷葫芦罐,多跟爸要零钱,而往罐里扔几个。不时的去摇一摇,他感到这里是他自己的钱。他问四虎子种种东西的价钱,而后计算他已经到了能买得起什么东西的地位。啊,他能买一个大而带琴的风筝了!普通的小孩买不起带琴的!他觉到自己的身分与能力。他很骄傲。他问爸:咱们这所房值多少钱?爸说值三千多,木架儿好,虽然不大。三千多!这使他的想象受了刺动。七毛钱就能买个很好的风筝;三千多!爸必是个有能力的人。爸决不是马马虎虎的,不是!他必定得跟爸学。“爸,明儿个我长大了,你猜我能挣多少钱?一月一千!”“好小子!”爸很喜欢,“好小子!”“干脆吹了吧,没媳妇就没有,认命!”虎爷又软了。“对啦,让纪妈去说!老朋友?好啦,哎!”他点着头,学着纪老者。“我也求你点事。”“干脆吹了吧,没媳妇就没有,认命!”虎爷又软了。“对啦,让纪妈去说!老朋友?好啦,哎!”他点着头,学着纪老者。“我也求你点事。”��“可别叫爸知道了!”天赐小心一些。“可别叫爸知道了!”天赐小心一些。那块竹板还在,可是他已不再怕它,有时候反倒问老师:“老师,你怎老不用板子呢?”

那块竹板还在,可是他已不再怕它,有时候反倒问老师:“老师,你怎老不用板子呢?”“叫我上街去吆喝?”天赐不觉的拿起馒头来。“叫我上街去吆喝?”天赐不觉的拿起馒头来。天赐很满意这个办法,可是事实上作不到。“我告两天假吧?”他提议。天赐很满意这个办法,可是事实上作不到。“我告两天假吧?”他提议。只有两个大字足以帮助我们——活该。只有两个大字足以帮助我们——活该。

“什么?”爸的眼直了。“什么?”爸的眼直了。“宝贝,别哭!”老太太动了心:“叫,叫四虎子找奶妈去!”“宝贝,别哭!”老太太动了心:“叫,叫四虎子找奶妈去!”.

11、没有面子11、没有面子��天赐的心跳起来,他看着他们,居然有了穿洋服的!他咽了唾沫。这才是生命!不受家庭的束管,敢反抗,所谈的是世界,国家,社会;云城算得了什么?他忙去理发,理成“革命头”,又穿上了皮鞋,在街上听着看着。他敢看女人了,女人也看他,都是女学生!在打扮上他是可以赶得上他们的,只可惜他不在学校里,不能参加他们的集会与工作。天赐的心跳起来,他看着他们,居然有了穿洋服的!他咽了唾沫。这才是生命!不受家庭的束管,敢反抗,所谈的是世界,国家,社会;云城算得了什么?他忙去理发,理成“革命头”,又穿上了皮鞋,在街上听着看着。他敢看女人了,女人也看他,都是女学生!在打扮上他是可以赶得上他们的,只可惜他不在学校里,不能参加他们的集会与工作。“不许看蚂蚁打架吗?!”好意歹意吧,搅了人家的高兴是多么不近情理,况且看蚂蚁打仗还能觉到热吗?“偏叫你进来!”“不许看蚂蚁打架吗?!”好意歹意吧,搅了人家的高兴是多么不近情理,况且看蚂蚁打仗还能觉到热吗?“偏叫你进来!”王宝斋很能讲话,似乎和爸说得很投缘。王老师本来也是要露一手:他想把牛老者说动了心,拿点钱叫他去开买卖;教书,他满没放在心里。闲着也是闲着,先有个吃饭的地方,慢慢的再讲。王宝斋很能讲话,似乎和爸说得很投缘。王老师本来也是要露一手:他想把牛老者说动了心,拿点钱叫他去开买卖;教书,他满没放在心里。闲着也是闲着,先有个吃饭的地方,慢慢的再讲。又重新对光,还是“嗯,怎么写上字又抹去了呢?”又重新对光,还是“嗯,怎么写上字又抹去了呢?”屋子是一明两暗,很低很暗,土地,当中供着财神爷的纸龛。纪妈让天赐上东间去,一铺随檐大炕,山墙架着一条长板子,板子上放着一锅盖的棒子面饼,象些厚鞋底儿。天赐找不到椅子,只好坐在炕沿上。墙上有不少臭虫血,还有张薰黑的年画——“恶虎村”,他又遇见了黄天霸。看着这张旧画——天霸的刀上抹了一个臭虫——他又茫然了。没想到过,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家。屋子是一明两暗,很低很暗,土地,当中供着财神爷的纸龛。纪妈让天赐上东间去,一铺随檐大炕,山墙架着一条长板子,板子上放着一锅盖的棒子面饼,象些厚鞋底儿。天赐找不到椅子,只好坐在炕沿上。墙上有不少臭虫血,还有张薰黑的年画——“恶虎村”,他又遇见了黄天霸。看着这张旧画——天霸的刀上抹了一个臭虫——他又茫然了。没想到过,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家。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