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这时节,进攻二十七号的部队被敌人阻截在山洼里,那里有成群的地堡。栗河清跳入交通壕。他必须解决那些地堡。但是,火箭筒的威力大,至近也须打四十米以外,否则会打伤了射手自己。眼前的地堡全只隔十米左右!怎么打呢?政委发言,主要地是讲攻打“老秃山”的军事的与政治的影响,勉励大家必须下决心取得胜利。政委发言,主要地是讲攻打“老秃山”的军事的与政治的影响,勉励大家必须下决心取得胜利。最憨厚可爱的武三弟经常地笑着,露出一口洁白而可爱的牙来。他非常满意,在这么几天的工夫,听到那么多的道理,学到那么多的本事。他也切盼马上出战。每到要就寝的时候,他必问一声:“今天不出发吧?”打听明白,他才能安睡;他很怕大家出发,把他剩下。最憨厚可爱的武三弟经常地笑着,露出一口洁白而可爱的牙来。他非常满意,在这么几天的工夫,听到那么多的道理,学到那么多的本事。他也切盼马上出战。每到要就寝的时候,他必问一声:“今天不出发吧?”打听明白,他才能安睡;他很怕大家出发,把他剩下。及至来到朝鲜,接触到帝国主义最强暴的军队,他就更爱思索了。他看到远渡重洋而来的敌兵,遇到向来没看见过的武器,和一套新的战术与阵式。不错,他和战士们一样,都看不起敌兵,特别是美国兵。可是,他不完全跟战士们一样,那就是他经常思索、琢磨敌人的打法——不一定样样都好,可确是自成一套。跟这样的敌人交战,他以为,既须分外勇敢,也该多加谨慎。以一个军人说,他是更成熟了,晓得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的道理。他以前的战斗经验已不能再满足他自己了。及至来到朝鲜,接触到帝国主义最强暴的军队,他就更爱思索了。他看到远渡重洋而来的敌兵,遇到向来没看见过的武器,和一套新的战术与阵式。不错,他和战士们一样,都看不起敌兵,特别是美国兵。可是,他不完全跟战士们一样,那就是他经常思索、琢磨敌人的打法——不一定样样都好,可确是自成一套。跟这样的敌人交战,他以为,既须分外勇敢,也该多加谨慎。以一个军人说,他是更成熟了,晓得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的道理。他以前的战斗经验已不能再满足他自己了。“还不止军长!”

“还不止军长!”可是,他心中有底:经过这次战前准备与学习,每个人都知道打完一处,再到哪一处去。他不必等候后边的人,他们自己会奔向目标。可是,他心中有底:经过这次战前准备与学习,每个人都知道打完一处,再到哪一处去。他不必等候后边的人,他们自己会奔向目标。“干什么?老贺!”教导员问。“干什么?老贺!”教导员问。“可不是!”连长笑出了声。“可不是!”连长笑出了声。

只有星光月色,只有山影风声,没有一声牛鸣,没有任何鸟叫,世界好象死去。没有死!没有死!看,红旗在飘动,在前进,一会儿照上春月的光辉,一会儿隐入春山的暗影,英雄的队伍在移动,在前进!没人出声,没人咳嗽,只有脚步的轻移,雄心的跳跃,与英雄气概的肃静。只有星光月色,只有山影风声,没有一声牛鸣,没有任何鸟叫,世界好象死去。没有死!没有死!看,红旗在飘动,在前进,一会儿照上春月的光辉,一会儿隐入春山的暗影,英雄的队伍在移动,在前进!没人出声,没人咳嗽,只有脚步的轻移,雄心的跳跃,与英雄气概的肃静。“好!一点钟内,全背下来!”“好!一点钟内,全背下来!”.

“以后再说。你先去拟定强攻的计划吧!我刚才说的是原则和决心,你须作好具体的作战方案!”“以后再说。你先去拟定强攻的计划吧!我刚才说的是原则和决心,你须作好具体的作战方案!”��看到营长,他详细地报告了过去几天的工作。他满意自己的报告,因为他作的是那么丁是丁,卯是卯,没有任何敷衍了事的地方。然后,果然不出营长所料,他问是否派他们连担任主攻。这是他早已想好的问题,而且极怕因掌握不好新战术而得不到这个光荣任务。看到营长,他详细地报告了过去几天的工作。他满意自己的报告,因为他作的是那么丁是丁,卯是卯,没有任何敷衍了事的地方。然后,果然不出营长所料,他问是否派他们连担任主攻。这是他早已想好的问题,而且极怕因掌握不好新战术而得不到这个光荣任务。黎连长想了想,终于爽直地说出来:“谁先插上红旗,都对全体有利!”黎连长想了想,终于爽直地说出来:“谁先插上红旗,都对全体有利!”“我该作的都作了……”方今旺想为自己辩护。营长的脸红了一下,马上又变白;眼睛瞪出火来。“那就是你最大的毛病!教你作一尺,你连一分也不多作!你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!记住,你是志愿军,不是别的!你拿着多少子弹,就用多少子弹,用光了完事!一个志愿军不那样,用光了弹药,他会拚刺刀;手榴弹用完,他会扔石头,他会去下敌人的武器!该作的,你都作了,哼!黄继光,罗盛教,都不是等下了命令才那么作的!一个朝鲜小孩掉在冰里,跟罗盛教有什么关系呢?没有人指挥他去救那个小孩!他那么作了,因为他是志愿军!敌人全村全村地屠杀人民,罗盛教为救一条小小的性命,牺牲了自己!他就是咱们这一师的!为什么祖国人民叫我们最可爱的人?就在这里!我们不是谁花钱雇来的,多走一步都怕不合算!我们用鲜血跟敌人拚,我们自己永远不算计!”营长的怒气冲上来,脸又红了。眼睛盯住了方今旺的脸,看了足有一分钟。“我该作的都作了……”方今旺想为自己辩护。营长的脸红了一下,马上又变白;眼睛瞪出火来。“那就是你最大的毛病!教你作一尺,你连一分也不多作!你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!记住,你是志愿军,不是别的!你拿着多少子弹,就用多少子弹,用光了完事!一个志愿军不那样,用光了弹药,他会拚刺刀;手榴弹用完,他会扔石头,他会去下敌人的武器!该作的,你都作了,哼!黄继光,罗盛教,都不是等下了命令才那么作的!一个朝鲜小孩掉在冰里,跟罗盛教有什么关系呢?没有人指挥他去救那个小孩!他那么作了,因为他是志愿军!敌人全村全村地屠杀人民,罗盛教为救一条小小的性命,牺牲了自己!他就是咱们这一师的!为什么祖国人民叫我们最可爱的人?就在这里!我们不是谁花钱雇来的,多走一步都怕不合算!我们用鲜血跟敌人拚,我们自己永远不算计!”营长的怒气冲上来,脸又红了。眼睛盯住了方今旺的脸,看了足有一分钟。“满好?”营长笑了。“敌人还没开炮!一开炮,你把命喊出来,步行机也未必传出话去!”“满好?”营长笑了。“敌人还没开炮!一开炮,你把命喊出来,步行机也未必传出话去!”营长走了两步,又回头笑着说:“我参军的时候比你还小两岁呢!”营长走了两步,又回头笑着说:“我参军的时候比你还小两岁呢!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