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遮天棉花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遮天棉花糖

那笑声使我不由的回过了神,如果说一开始我依旧在说服自己说这场火只是那火种的正常反应,那么现在…这个答案连我自己都不再相信了。因为那传入耳中的笑声着实令人感觉害怕,那张扬着胜利意味的笑声,使得既使身处热浪中的我依旧觉得身上似乎已汗毛林立。原来这可以自动啊?这下好了,可以省下些力气了。想到这儿,我便不加犹豫的在心中默念“是。”可还没等我再次准备挥动手臂,又一个系统音紧接着响起:原来这可以自动啊?这下好了,可以省下些力气了。想到这儿,我便不加犹豫的在心中默念“是。”可还没等我再次准备挥动手臂,又一个系统音紧接着响起:气死我了,我一定要黑了你!!气死我了,我一定要黑了你!!“哇,好厉害耶!!”原本只是想做个实验顺便玩玩的,没想到就……“哇,好厉害耶!!”原本只是想做个实验顺便玩玩的,没想到就……见此状,憬凤反而淡淡一笑道:“算了,这些都不重要,即然你带了它来寻我,我必定会去一次银狼族。”

见此状,憬凤反而淡淡一笑道:“算了,这些都不重要,即然你带了它来寻我,我必定会去一次银狼族。”不知为什么,那三人似乎对冽风有些忌禅,明明就是三对一,但那表情却依旧显得有些犹豫,全无当初偷袭我时地那种势气:明明是看中我的寒魄,却偏偏又摆露出大义凛然的样子,好像他们杀我是理所应当,谁让我倒霉是红名的,被杀被爆也是自己的错似的。这让我除了生气之外,更觉有些恶心。不知为什么,那三人似乎对冽风有些忌禅,明明就是三对一,但那表情却依旧显得有些犹豫,全无当初偷袭我时地那种势气:明明是看中我的寒魄,却偏偏又摆露出大义凛然的样子,好像他们杀我是理所应当,谁让我倒霉是红名的,被杀被爆也是自己的错似的。这让我除了生气之外,更觉有些恶心。“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,前几天不是还傍着一个男人。怎么?才几天工夫便换了一个?果然啊…和你那妈一个德性……”“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,前几天不是还傍着一个男人。怎么?才几天工夫便换了一个?果然啊…和你那妈一个德性……”这个语气……呃…我暗暗吐了吐舌头,“你不会是特意来找我的吧?”这个语气……呃…我暗暗吐了吐舌头,“你不会是特意来找我的吧?”

“告诉我,那人是谁?”“告诉我,那人是谁?”于是,我们便果断的放弃了继续搜寻的打算,随便就找了家酒楼歇脚。于是,我们便果断的放弃了继续搜寻的打算,随便就找了家酒楼歇脚。.

“不用看了,就是这个。”冽风指着那堆烂铁依旧笑意浓重,随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看来你的炼金术还真不错耶,居然可以把事物的形状都给改变了。”“不用看了,就是这个。”冽风指着那堆烂铁依旧笑意浓重,随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看来你的炼金术还真不错耶,居然可以把事物的形状都给改变了。”可是,后半段就没这么顺利,一来怪的等级明显上升,二来,这里的玩家也比前面要少了不少,导致怪的密集度就更高了。可是,后半段就没这么顺利,一来怪的等级明显上升,二来,这里的玩家也比前面要少了不少,导致怪的密集度就更高了。��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便嘟着嘴别过身去。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便嘟着嘴别过身去。“那,我再出去玩玩吧?”“那,我再出去玩玩吧?”啊——为什么连系统都要欺负我?!呜什么连我最后一条活路都要堵死?啊——为什么连系统都要欺负我?!呜什么连我最后一条活路都要堵死?带着怀疑。凝神望着,这才隐约注意到身体的周围似乎被一层淡淡的红色物体包裹着,而此刻使我双腿动弹不得的应该也正是此物。带着怀疑。凝神望着,这才隐约注意到身体的周围似乎被一层淡淡的红色物体包裹着,而此刻使我双腿动弹不得的应该也正是此物。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