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的广告生涯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我的广告生涯

�����丹妮莉丝从头到尾不发一语,她总以为自己成年后嫁的人是章赛里斯。自“征服者”丹妮莉丝从头到尾不发一语,她总以为自己成年后嫁的人是章赛里斯。自“征服者”�

�“我跟他很熟。”小指头道,“至今身上都还留着他的纪念。布兰登也提起过我?”“我跟他很熟。”小指头道,“至今身上都还留着他的纪念。布兰登也提起过我?”����

“你呢,则要尊称他雪诺大人,”派普边说边凑过来。“你不会想知道他妈怎么叫他的。”“你呢,则要尊称他雪诺大人,”派普边说边凑过来。“你不会想知道他妈怎么叫他的。”��.

蓝礼公爵止住笑。“哥哥真是太周到了。我自己可以找到路。”他朝乔佛里一鞠躬,“待会儿你或许可以告诉我,一个干巴巴的九岁小女生究竟是怎么用扫把棍打落你的武器,然后丢进河里的。”大门关闭之际,奈德还听见他说:“好个’狮牙‘.”说完又是大笑不已。蓝礼公爵止住笑。“哥哥真是太周到了。我自己可以找到路。”他朝乔佛里一鞠躬,“待会儿你或许可以告诉我,一个干巴巴的九岁小女生究竟是怎么用扫把棍打落你的武器,然后丢进河里的。”大门关闭之际,奈德还听见他说:“好个’狮牙‘.”说完又是大笑不已。��������再睁眼时,他们告诉她,已经过了四天。凯特琳点头坐起,想起布兰坠楼至今发生的所有事情,充斥血光和悲伤,犹如惊梦一场,但手上的伤痕却告诉她一切都是千真万确。她手脚发软,头重脚轻,思绪却出奇地明晰果决,如释重负。再睁眼时,他们告诉她,已经过了四天。凯特琳点头坐起,想起布兰坠楼至今发生的所有事情,充斥血光和悲伤,犹如惊梦一场,但手上的伤痕却告诉她一切都是千真万确。她手脚发软,头重脚轻,思绪却出奇地明晰果决,如释重负。��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