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他来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他来了

一进门,一大堆粪;粪堆旁立着个女人,比纪妈还老,可是小婶。“嫂子回来了?快屋里去吧!”她赶着去掀北屋的厚草帘子。邻居们也全跟进院来,在粪堆前站着看。爹笑着嚷:“都进来坐!进来!”没人动弹。爹又说了:“不进来,就走!”大家还不动。虽然这么说,到底他有点艺术的手段,两腮的肉救了他的命。牛老太太当要对他生气的时候,往往因为那两块肉而把气压下去。官样孩子的基本条件是多肉;有眉毛与否总是次要的。况且“孩大十八变”,焉知天赐一高兴不长出两条卧蚕眉呢。老太太为减少生气,永远先看他的腮。客人呢,自然也找最容易看到的地方来夸奖:看这一脸的肉,有点福气!至于那些不得人心的地方,主人与客人都看得清楚,可是都持着缄默的态度。艺术,由此看来,就是个调动有方;假若天赐把肉都匀到屁股上去,那只好专等挨揍吧。虽然这么说,到底他有点艺术的手段,两腮的肉救了他的命。牛老太太当要对他生气的时候,往往因为那两块肉而把气压下去。官样孩子的基本条件是多肉;有眉毛与否总是次要的。况且“孩大十八变”,焉知天赐一高兴不长出两条卧蚕眉呢。老太太为减少生气,永远先看他的腮。客人呢,自然也找最容易看到的地方来夸奖:看这一脸的肉,有点福气!至于那些不得人心的地方,主人与客人都看得清楚,可是都持着缄默的态度。艺术,由此看来,就是个调动有方;假若天赐把肉都匀到屁股上去,那只好专等挨揍吧。“偏不热!”天赐正在太阳地里看蚂蚁交战,十分的入味儿。“偏不热!”天赐正在太阳地里看蚂蚁交战,十分的入味儿。为思路的顺便,牛太太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纪妈。纪妈年轻力壮,而且也是乡亲,满可以代替老刘妈。可是纪妈自己有小孩,还能够叫她带来么?叫个不三不四的野孩子和天赐在一块,干脆不行,只能让她“暂代”,至于长远之计——忽然想起四虎子来。给四虎子娶个老婆,岂不一打两用:一来可拢住他的心,二来可以用个女仆,倒也不错。反正四虎子的老婆得由牛宅给娶,他自己没家没业。可是四虎子娶亲后,要是有小孩呢?这么一想,老太太不甚热心了。越是下等人越会生小孩,这使她气恨。好,没使成女仆,倒闹得天上地下都是孩子,那才有个意思呢!不行。为思路的顺便,牛太太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纪妈。纪妈年轻力壮,而且也是乡亲,满可以代替老刘妈。可是纪妈自己有小孩,还能够叫她带来么?叫个不三不四的野孩子和天赐在一块,干脆不行,只能让她“暂代”,至于长远之计——忽然想起四虎子来。给四虎子娶个老婆,岂不一打两用:一来可拢住他的心,二来可以用个女仆,倒也不错。反正四虎子的老婆得由牛宅给娶,他自己没家没业。可是四虎子娶亲后,要是有小孩呢?这么一想,老太太不甚热心了。越是下等人越会生小孩,这使她气恨。好,没使成女仆,倒闹得天上地下都是孩子,那才有个意思呢!不行。“黑得象——墨!”

“黑得象——墨!”爸答应了,并且把太太的旧衣裳给了纪妈些。太太的东西能偷的被雷公奶奶等偷去不少,爸不在乎这些物件,不过不应当偷,所以一赌气给纪妈这些东西。“我爱给谁就给;偷我,不是玩艺!”妈一死,爸直添脾气。爸答应了,并且把太太的旧衣裳给了纪妈些。太太的东西能偷的被雷公奶奶等偷去不少,爸不在乎这些物件,不过不应当偷,所以一赌气给纪妈这些东西。“我爱给谁就给;偷我,不是玩艺!”妈一死,爸直添脾气。“要你!”“要你!”��

把老师问住了:“这是书,你得记着,不用问!”把老师问住了:“这是书,你得记着,不用问!”月牙太太把票子给了天赐,“你给我拿着,我得先作件褂子,看我这件,看!”月牙太太把票子给了天赐,“你给我拿着,我得先作件褂子,看我这件,看!”.

正在这个当儿,真正严重的消息来了:新主任已跟县里接洽好,要带二十名保安队来武装接收!大家向武术教员要主意,他说他一个人能打四十个小伙子。他是铁布衫,朱砂掌,刀枪不入。可是待了一会儿,他偷偷的溜了。他一溜,大家更恐慌了。开了全体大会,一年级的小学生吓得直尿裤子,当时由卫生股去相机处理。自然教员出了好主意:门口安电网。初级的学生暂放三天假。高级的全得带武器来,在电网后堵防。学生登时都回了家去拿兵器,有的就没敢回来。天赐非常的热烈,他管电网叫作天罗地网,这必会拿住几个妖精。他把旧竹板刀找出来,没告诉妈妈,偷偷又回了学校。校门上果然安上了铁丝,可是还没有通上电。天赐抱着竹板刀,在大门内站着,他的眼光四射,薄嘴唇咬着,一心等着厮杀,他十分的真诚。门口来往的人都向大门上细看:电网!电网!这回可有个热闹!这叫天赐的心跳得更快,他是行侠作义的真黄天霸了。到了下午两点,高级生虽只回来一半,可是不能再等了。大门关上,通了电流,天赐听着门外的声音,好象隐隐有天兵天将呐喊!正在这个当儿,真正严重的消息来了:新主任已跟县里接洽好,要带二十名保安队来武装接收!大家向武术教员要主意,他说他一个人能打四十个小伙子。他是铁布衫,朱砂掌,刀枪不入。可是待了一会儿,他偷偷的溜了。他一溜,大家更恐慌了。开了全体大会,一年级的小学生吓得直尿裤子,当时由卫生股去相机处理。自然教员出了好主意:门口安电网。初级的学生暂放三天假。高级的全得带武器来,在电网后堵防。学生登时都回了家去拿兵器,有的就没敢回来。天赐非常的热烈,他管电网叫作天罗地网,这必会拿住几个妖精。他把旧竹板刀找出来,没告诉妈妈,偷偷又回了学校。校门上果然安上了铁丝,可是还没有通上电。天赐抱着竹板刀,在大门内站着,他的眼光四射,薄嘴唇咬着,一心等着厮杀,他十分的真诚。门口来往的人都向大门上细看:电网!电网!这回可有个热闹!这叫天赐的心跳得更快,他是行侠作义的真黄天霸了。到了下午两点,高级生虽只回来一半,可是不能再等了。大门关上,通了电流,天赐听着门外的声音,好象隐隐有天兵天将呐喊!学校又起了风潮。主任被撤职,教员们拒绝新主任。旧主任本来和学生们没有多少接触,更提不到彼此有什么感情。可是经先生们在教室里一演说,学生们全动了心,甚至于落了泪。先生们说:主任家里有十个买卖,家里的人有五六个作官的,他本人原来就不爱干这个穷事,可是他为教育,为学生而牺牲,放着知县都不作,而来作主任。这样的人不应当拥护么?再看新主任吧,一个穷光蛋,父亲是个木匠,木匠!学校又起了风潮。主任被撤职,教员们拒绝新主任。旧主任本来和学生们没有多少接触,更提不到彼此有什么感情。可是经先生们在教室里一演说,学生们全动了心,甚至于落了泪。先生们说:主任家里有十个买卖,家里的人有五六个作官的,他本人原来就不爱干这个穷事,可是他为教育,为学生而牺牲,放着知县都不作,而来作主任。这样的人不应当拥护么?再看新主任吧,一个穷光蛋,父亲是个木匠,木匠!天赐说不上来。天赐说不上来。“我这儿服务呢!”天赐还不肯走。“我这儿服务呢!”天赐还不肯走。“肚肚,你又饿了?他妈的!那个老东——”天赐回头扫了一眼:“狗蛋!”心中痛快多了。“肚肚,你又饿了?他妈的!那个老东——”天赐回头扫了一眼:“狗蛋!”心中痛快多了。天赐摇头。天赐摇头。“今年的地呢?”“今年的地呢?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