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温柔一刀全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温柔一刀全集

回到指挥所,来了好消息:二连报告,敌人连部已被萧寒攻下,而且打死三个敌人军官,缴获了山上的电话总机!“通讯员!盯住了山后,敌人的连部既被打垮,美国兵可能从山后攻一下。”营长说完,把敌人的卡宾枪,手榴弹,搬到身旁。“不睡觉,你干什么呢?老黎!”姚汝良问。“不睡觉,你干什么呢?老黎!”姚汝良问。“咱们先插上的!”“咱们先插上的!”��(20)

(20)“上级还没批准,我要继续要求!”“上级还没批准,我要继续要求!”副连长廖朝闻和排长金肃遇率领一排。轻便灵活的副连长好象觉得山路太平平无奇,不值得他一走似的,就那么毫不经心地走着。他的小尖下巴高傲地翘起一些,两眼随便地一动就看清楚一切。他看不起敌人就象看不起一只乌鸦似的,他随便一瞄准,就能把它打下来。高大而老实的金排长恰好跟副连长相反,他知道自己老实,所以不敢松懈一点,他的大脚跺得咚咚的响,脸上的筋肉全紧张地绷紧。他老实,打起仗来只有一个心眼——死拚!在他们后边是有名的机枪手靳彪和巫大海,还有……“尖刀第三连”走完,又上来一面红旗,执掌红旗的是有名的“四好班”——二连六班。副连长廖朝闻和排长金肃遇率领一排。轻便灵活的副连长好象觉得山路太平平无奇,不值得他一走似的,就那么毫不经心地走着。他的小尖下巴高傲地翘起一些,两眼随便地一动就看清楚一切。他看不起敌人就象看不起一只乌鸦似的,他随便一瞄准,就能把它打下来。高大而老实的金排长恰好跟副连长相反,他知道自己老实,所以不敢松懈一点,他的大脚跺得咚咚的响,脸上的筋肉全紧张地绷紧。他老实,打起仗来只有一个心眼——死拚!在他们后边是有名的机枪手靳彪和巫大海,还有……“尖刀第三连”走完,又上来一面红旗,执掌红旗的是有名的“四好班”——二连六班。英雄营长贺重耘的身量只比一般的中等身材稍高一点。看起来,他并不特别的壮实,可也不瘦弱,就那么全身都匀匀称称的,软里透硬。他的动作正好说明他的身心的一致,有时候很快,有时候很慢,在稳重之中隐藏着机警与敏捷。他能象农民那样蹲在墙角,双手捧着腮,低声亲切地跟老人或小娃娃闲扯。他本是农家出身。假若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,比如说被两个敌人包围住,他就能极快地掏出枪来,掩护住老人或小娃娃,而且解决了敌人。英雄营长贺重耘的身量只比一般的中等身材稍高一点。看起来,他并不特别的壮实,可也不瘦弱,就那么全身都匀匀称称的,软里透硬。他的动作正好说明他的身心的一致,有时候很快,有时候很慢,在稳重之中隐藏着机警与敏捷。他能象农民那样蹲在墙角,双手捧着腮,低声亲切地跟老人或小娃娃闲扯。他本是农家出身。假若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,比如说被两个敌人包围住,他就能极快地掏出枪来,掩护住老人或小娃娃,而且解决了敌人。

这个方法不适于攻打“老秃山”。山小,敌人的炮火强,我们若是只在一两处突破,就很容易被敌人的集中火力给阻截住。我们必须多路突破,使敌人的火力不易集中。万一有一路受到阻截,还有其他各路分头进攻。突破了,我们就迅速铺开,四面八方同时攻击,插乱敌人的防御体系。这个方法不适于攻打“老秃山”。山小,敌人的炮火强,我们若是只在一两处突破,就很容易被敌人的集中火力给阻截住。我们必须多路突破,使敌人的火力不易集中。万一有一路受到阻截,还有其他各路分头进攻。突破了,我们就迅速铺开,四面八方同时攻击,插乱敌人的防御体系。“可是什么?”“可是什么?”.

这短短的一段情景中的每一细节,一个微笑,一个眼神,都深深地印在这青年的心里,比任何图画的色彩都更鲜明,线条更细致。从这以后,每逢值班的时候,他不再用以前常进去的小隐蔽洞,而始终在河滩上,紧守着渡口的电话线。小洞子离渡口还有三十来米远,他不愿跑来跑去,耽误时间。干粮随身带着,渴了就嚼一块冰——他纳闷:为什么吃冰还压不住胃火,嘴角依旧烂着那么一小块儿呢!只在拾起不少炸断的碎线的时候,他才跑回小洞,储藏起来。他珍惜那些碎线,象战士们珍惜子弹那样。这短短的一段情景中的每一细节,一个微笑,一个眼神,都深深地印在这青年的心里,比任何图画的色彩都更鲜明,线条更细致。从这以后,每逢值班的时候,他不再用以前常进去的小隐蔽洞,而始终在河滩上,紧守着渡口的电话线。小洞子离渡口还有三十来米远,他不愿跑来跑去,耽误时间。干粮随身带着,渴了就嚼一块冰——他纳闷:为什么吃冰还压不住胃火,嘴角依旧烂着那么一小块儿呢!只在拾起不少炸断的碎线的时候,他才跑回小洞,储藏起来。他珍惜那些碎线,象战士们珍惜子弹那样。“好!”团长看了看笔记本。“屯兵洞里的鼓动工作是重要的,在洞里隐藏一天一夜,战士们的思想可能发生波动!”“这两天我们正学习英雄,到屯兵洞里还要继续学习!”“好!还有什么没准备好呢?”“好!”团长看了看笔记本。“屯兵洞里的鼓动工作是重要的,在洞里隐藏一天一夜,战士们的思想可能发生波动!”“这两天我们正学习英雄,到屯兵洞里还要继续学习!”“好!还有什么没准备好呢?”唐万善上士在二连的最后边,带领着战勤队。他很想说话,可是不敢开口,只对自己有声无声地嘟囔:常若桂班长怎么没露面?难道他已经到前面去了?……乔团长拦住了队伍。钮娴隆首先冲过去,别的女同志跟着她。她轻巧的象一只小鹿,跑到参谋长前面。她的满脸上全是笑意,可是眼中微微有些湿润。这样英雄气概的部队使她感动得要落泪。她控制住自己。轻快地她把一朵大红花戴在参谋长的胸前。文工队员们一齐喊:“光荣花,朵朵红,祝贺首长立奇功!”唐万善上士在二连的最后边,带领着战勤队。他很想说话,可是不敢开口,只对自己有声无声地嘟囔:常若桂班长怎么没露面?难道他已经到前面去了?……乔团长拦住了队伍。钮娴隆首先冲过去,别的女同志跟着她。她轻巧的象一只小鹿,跑到参谋长前面。她的满脸上全是笑意,可是眼中微微有些湿润。这样英雄气概的部队使她感动得要落泪。她控制住自己。轻快地她把一朵大红花戴在参谋长的胸前。文工队员们一齐喊:“光荣花,朵朵红,祝贺首长立奇功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钮娴隆们提出要求:明天,她们到阵地去慰问,去鼓动。团长摇了摇头。“我知道你们勇敢!我可是不能教你们去冒险!有你们经常鼓舞战士们,大家才能打胜仗!”队员们还一再地要求,团长最后答应:“只准你们到营指挥所去,不准再多走一步!”钮娴隆们提出要求:明天,她们到阵地去慰问,去鼓动。团长摇了摇头。“我知道你们勇敢!我可是不能教你们去冒险!有你们经常鼓舞战士们,大家才能打胜仗!”队员们还一再地要求,团长最后答应:“只准你们到营指挥所去,不准再多走一步!”“可是什么?”“可是什么?”严格执行战场纪律,人人维护,个个遵守!严格执行战场纪律,人人维护,个个遵守!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