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龙八部肉版小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天龙八部肉版小说

脑中电光一闪,我弹了下响指,从戒指中把那刚刚做完的勉强可以称为衣服的东西拿了出来,将那些个牙齿当做纽扣细细地缝了上去举起衣服来看了看,嗯嗯,还真不错!虽然这些个纽扣缝得歪歪纽纽的,但至少比刚刚要稍稍好看些。当然除了我以外,被绝杀拎着的猫又也在不停地挣扎着,“快放开我!有本事我们PK!”当然除了我以外,被绝杀拎着的猫又也在不停地挣扎着,“快放开我!有本事我们PK!”啊?又要取名字啊,怎么那么烦啊不过,这次是丹药耶,没想到我居然能炼出丹药来,这次要好好取了名字才行!啊?又要取名字啊,怎么那么烦啊不过,这次是丹药耶,没想到我居然能炼出丹药来,这次要好好取了名字才行!“不过,你如果只是想去除剑上的邪气的话,倒还是有一个方法”“不过,你如果只是想去除剑上的邪气的话,倒还是有一个方法”被催促着离开村子,一路上我带着黑白走在最后面,走走停停,就当是在郊游,毕竟黑白才刚出世,还是第一次看到野外的风光,它对树木、青草、花朵,甚至蓝天、白云,样样都好奇。一路又看又闻又问,显得非常高兴。但这么一来,速度就不用说,更是慢得一塌糊涂。不过,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啦,反正我一向悠闲惯了,只是那前面的那两个人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被催促着离开村子,一路上我带着黑白走在最后面,走走停停,就当是在郊游,毕竟黑白才刚出世,还是第一次看到野外的风光,它对树木、青草、花朵,甚至蓝天、白云,样样都好奇。一路又看又闻又问,显得非常高兴。但这么一来,速度就不用说,更是慢得一塌糊涂。不过,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啦,反正我一向悠闲惯了,只是那前面的那两个人脸色越来越难看。眼见她越跑越快,很快就没了踪迹,可我不死心,依旧往前一路跑去这不,多亏了我的努力,终于在凤与城的东门附近又发现她了。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啊?情况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了?眼见她越跑越快,很快就没了踪迹,可我不死心,依旧往前一路跑去这不,多亏了我的努力,终于在凤与城的东门附近又发现她了。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啊?情况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了?“不是,我们的村子在这片森林里!”“不是,我们的村子在这片森林里!”“幽灵?冽风,我们是不是遇见幽灵了?或者是传说中会带来幻觉的狸猫?”边说我边捏了捏自己的脸,“会痛耶,应该不是做梦吧”“幽灵?冽风,我们是不是遇见幽灵了?或者是传说中会带来幻觉的狸猫?”边说我边捏了捏自己的脸,“会痛耶,应该不是做梦吧”

只听绝杀在一边嘀咕着,“真奇怪,这内裤怎么扒不下来呢?玩家的也就算了,怎么这次连NPC的都不能扒啊,系统也忒小气了些吧!!”只听绝杀在一边嘀咕着,“真奇怪,这内裤怎么扒不下来呢?玩家的也就算了,怎么这次连NPC的都不能扒啊,系统也忒小气了些吧!!”“剑的邪气是最近才显现的?”我接上他的话。就这样一把破破的剑竟然可以让整个村子染上那么可怕的疾病,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,我才不相信呢!“剑的邪气是最近才显现的?”我接上他的话。就这样一把破破的剑竟然可以让整个村子染上那么可怕的疾病,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,我才不相信呢!.

接下去的发展就更为戏剧化了,总之等我第二天一上线,就被立即召到了城主府,以擒拿逆贼为名破例允许我就职,而城主府发出的“寻找养神芝”的任务也宣告无效,所有接过任务的人得不到任何奖励,当然也不受任何处罚。不过,冽风似乎也以和我相同的名义被叫入了城主府,但是不是有拿到奖励我就不知道了。接下去的发展就更为戏剧化了,总之等我第二天一上线,就被立即召到了城主府,以擒拿逆贼为名破例允许我就职,而城主府发出的“寻找养神芝”的任务也宣告无效,所有接过任务的人得不到任何奖励,当然也不受任何处罚。不过,冽风似乎也以和我相同的名义被叫入了城主府,但是不是有拿到奖励我就不知道了。第六十九章 邪剑?第六十九章 邪剑?呃?明明是被雷给劈坏的,这也管我的事啊??呃?明明是被雷给劈坏的,这也管我的事啊??总算解决了病毒的来源问题,之后便随着路医师忙里忙外煎药、炼药,可能一直是使用高级药材的关系吧,反正到晚上下线时,我的炼药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升到了中级。总算解决了病毒的来源问题,之后便随着路医师忙里忙外煎药、炼药,可能一直是使用高级药材的关系吧,反正到晚上下线时,我的炼药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升到了中级。我转过头,含怨带怒的看着他,“大叔,你这次把我害惨了!”我转过头,含怨带怒的看着他,“大叔,你这次把我害惨了!”回到村子后,冽风因为有事需要继续留在那里,于是我就一个人返回了凤与城。至于那在客栈老板处接的任务就由冽风来交了,毕竟不到明天,也不能确定怪鸟是否会来,任务还不算完成。回到村子后,冽风因为有事需要继续留在那里,于是我就一个人返回了凤与城。至于那在客栈老板处接的任务就由冽风来交了,毕竟不到明天,也不能确定怪鸟是否会来,任务还不算完成。“嗯”我倚在椅背上,慢慢回想着,“我记得那是快3岁时的事了,当时南家的爷爷过寿,外公和妈妈带着我去为他祝寿,说来当时与南家的关系并不像现在这样僵”“嗯”我倚在椅背上,慢慢回想着,“我记得那是快3岁时的事了,当时南家的爷爷过寿,外公和妈妈带着我去为他祝寿,说来当时与南家的关系并不像现在这样僵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