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“祝你胜利!”第十一章第十一章他管练兵和组织侦查地形——主攻部队的干部,由连长到小组长,都须在打响以前,至少看四次地形。参谋长管理物资和营部的事务,教导员管政治工作,副教导员管后勤工作。他们是这样分工的。尽管是这么分了工,贺营长的心可是拴在每个战士的身上。他爱每一个战士,所以唯恐任何一个战士还有什么顾虑。只要一有空儿,他就跑到连里排里班里,去面对战士。对每个战士,他先说出自己的决心。他使大家感到:营长不是来训话,而是跟他们谈心。在他心里,根本没有“形式”和“手段”这类的词汇。他和战士们谈话,没有任何一定的形式,不耍一点手段。战士们只觉得面前是一个英雄,一个营长,一个阶级弟兄,一个真朋友,一个可爱可敬可信靠的人。他管练兵和组织侦查地形——主攻部队的干部,由连长到小组长,都须在打响以前,至少看四次地形。参谋长管理物资和营部的事务,教导员管政治工作,副教导员管后勤工作。他们是这样分工的。尽管是这么分了工,贺营长的心可是拴在每个战士的身上。他爱每一个战士,所以唯恐任何一个战士还有什么顾虑。只要一有空儿,他就跑到连里排里班里,去面对战士。对每个战士,他先说出自己的决心。他使大家感到:营长不是来训话,而是跟他们谈心。在他心里,根本没有“形式”和“手段”这类的词汇。他和战士们谈话,没有任何一定的形式,不耍一点手段。战士们只觉得面前是一个英雄,一个营长,一个阶级弟兄,一个真朋友,一个可爱可敬可信靠的人。“没人警卫这里,敌人攻上来,咱们得自己动手打呀!”“没那个事!敌人攻不上来,咱们有炮!”“没人警卫这里,敌人攻上来,咱们得自己动手打呀!”“没那个事!敌人攻不上来,咱们有炮!”郜家宝扭头看了看,后面来了一大群人。“咱们快点走吧!”

郜家宝扭头看了看,后面来了一大群人。“咱们快点走吧!”热情又转到研究问题上来,而且越谈问题就越多。都须一一想出解决的办法。越这么讨论,大家心中越觉得充实、坚定。我们不是对着枪口往下死冲,教敌人给打倒,而是调动好了我们的火器,打倒敌人。热情又转到研究问题上来,而且越谈问题就越多。都须一一想出解决的办法。越这么讨论,大家心中越觉得充实、坚定。我们不是对着枪口往下死冲,教敌人给打倒,而是调动好了我们的火器,打倒敌人。再看,地上几乎摆满敌人的尸体,他须紧跳,才不至于被绊倒。离开头的钢盔,孤立的穿着靴子的腿,踩扁了的水壶,折了半截的卡宾枪,遍地皆是。再看,地上几乎摆满敌人的尸体,他须紧跳,才不至于被绊倒。离开头的钢盔,孤立的穿着靴子的腿,踩扁了的水壶,折了半截的卡宾枪,遍地皆是。上级也同意了团长与贺营长所拟订的五路突破的兵力与人选的计划:上级也同意了团长与贺营长所拟订的五路突破的兵力与人选的计划:

严格执行战场纪律,人人维护,个个遵守!严格执行战场纪律,人人维护,个个遵守!首长们又问了许多问题,史诺一一地回答。首长们又问了许多问题,史诺一一地回答。.

��“好哇,小伙子,你有了功!”连长夸奖小郜。连长非常高兴:他怀疑了好多时候的战术,竟自完全成功;首长们是真有学问啊!上来的这么快,这么齐,真象一盘机器啊!“好哇,小伙子,你有了功!”连长夸奖小郜。连长非常高兴:他怀疑了好多时候的战术,竟自完全成功;首长们是真有学问啊!上来的这么快,这么齐,真象一盘机器啊!这由翻了身的农工子弟所组成的志愿部队,不仅甘心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去流血流汗,而且竞争着把血汗滴洒在最前面,争取作主攻的先锋。这由翻了身的农工子弟所组成的志愿部队,不仅甘心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去流血流汗,而且竞争着把血汗滴洒在最前面,争取作主攻的先锋。“别抽了吧?快进不来人啦!”“别抽了吧?快进不来人啦!”已是三月中旬。冬与春的斗争更激烈了。乘着夜晚,冬把所有的泥和水都冻上,连白天汽车轮胎留下的印痕都照原样儿冻结好,有棱有角的象雕花似的。可是,只要太阳一出来,春就进行总攻,把道路化成一片泥浆。有时候,能有两三天,连夜间也无法上冻;春风日夜不息地鼓动着一切。于是,在向阳的山石下和田坎里,就长出嫩绿的小草。已是三月中旬。冬与春的斗争更激烈了。乘着夜晚,冬把所有的泥和水都冻上,连白天汽车轮胎留下的印痕都照原样儿冻结好,有棱有角的象雕花似的。可是,只要太阳一出来,春就进行总攻,把道路化成一片泥浆。有时候,能有两三天,连夜间也无法上冻;春风日夜不息地鼓动着一切。于是,在向阳的山石下和田坎里,就长出嫩绿的小草。为什么不马上进攻呢?这就不是贺营长、常班长和战士们所能知道的了。为什么不马上进攻呢?这就不是贺营长、常班长和战士们所能知道的了。见到营长,敬完礼就开了腔:“完啦!进坑道得低头,到外面也得低头了!”见到营长,敬完礼就开了腔:“完啦!进坑道得低头,到外面也得低头了!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