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花开四处娃满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花开四处娃满地

徽州人出门做生意的多回做生意的都有钱。有个生意人问我妈要招弟姐招来的那儿子 。我妈想,自己家里吃不饱,他家要儿子,是有钱啊。家住城里,有吃有穿,长大了还可以上学,妈就把儿子给掉了 。爹不管家里的事。我家峭上有个缺口,爹常夜里翻墙回家,还开了大门请同伙吃饭 。同伙有个女的,戴着个人角帽 。我妈不知道她是女人 。她就是二奶奶说的狐狸精、扫帚星。她来过好多次呢,我二奶奶告诉了我妈,我妈还不信。这女人姓了,她比我妈小十一岁,比我爹小十二岁。老李因为姐姐不寄家用,三个孩子都吃我,他不干了。他有朋友在镇上开饭店,要他帮忙,他就带了大宝小妹到镇上。大宝送到制丽厂做学徒工,小妹上小学 。他每次写信,信尾总带上一笔“小周问候李嫂”,大概小周也到镇上工作了。如果我回去,她也许会另嫁人,老李和朋友买卖做得不错。劝我回去。我拐不过弯儿来。老李因为姐姐不寄家用,三个孩子都吃我,他不干了。他有朋友在镇上开饭店,要他帮忙,他就带了大宝小妹到镇上。大宝送到制丽厂做学徒工,小妹上小学 。他每次写信,信尾总带上一笔“小周问候李嫂”,大概小周也到镇上工作了。如果我回去,她也许会另嫁人,老李和朋友买卖做得不错。劝我回去。我拐不过弯儿来。��小说天堂 www.xiaoshuotxt.net日,旧巢拆尽。一夕风雨,旧巢洗得无影无踪 。五月六日,窗前鹊巢已了无痕迹。过去的悲欢、希望、忧伤,恍如一梦,都成过去了。小说天堂 www.xiaoshuotxt.net日,旧巢拆尽。一夕风雨,旧巢洗得无影无踪 。五月六日,窗前鹊巢已了无痕迹。过去的悲欢、希望、忧伤,恍如一梦,都成过去了。(三)“瞎子饿煞哉!”

(三)“瞎子饿煞哉!”��  (四)命由天定,故称天命  (四)命由天定,故称天命(二)胡思乱想之二(二)胡思乱想之二

��八 镜中人八 镜中人.

����“生、老、病、死”是人生的规律,谁也逃不过。虽说 “老即是病”,老人免不了还要生另外的病。能无疾而终,就是天大的幸运 ;或者病得干脆利索,一病就死,也都称好福气。活着的人尽管舍不得病人死,但病人死了总说”解脱了”解脱的是谁呢?总不能说是病人的遗体吧?这个遗体也决不会走,得别人来抬,别人来埋。活着的人都祝愿死者”走好”。人都死了,谁还走呢 ?遗体以外还有谁呢?换句话说,我死了是我摆脱了遗体?还能走?怎么走好?走哪里去?“生、老、病、死”是人生的规律,谁也逃不过。虽说 “老即是病”,老人免不了还要生另外的病。能无疾而终,就是天大的幸运 ;或者病得干脆利索,一病就死,也都称好福气。活着的人尽管舍不得病人死,但病人死了总说”解脱了”解脱的是谁呢?总不能说是病人的遗体吧?这个遗体也决不会走,得别人来抬,别人来埋。活着的人都祝愿死者”走好”。人都死了,谁还走呢 ?遗体以外还有谁呢?换句话说,我死了是我摆脱了遗体?还能走?怎么走好?走哪里去?��我跟着送公粮的挑着公粮上好埂 。我看他们都穿草鞋。我也学着自己编草鞋。先编一个鼻子,从鼻子编上鞋底,再编禅儿,穿上走路轻快 。我自己做一条小扁担,天天跟着大人上好埂送公粮。可是年终结账,我家亏欠很多工分 。我才十四岁,一家三口靠我一人劳动,哪行啊!我站在公社的门口呜呜地哭 。旁人看不过,都说。该叫我姐分摊。他们就派我姐分摊了 。过了三两年,我养猪挣了钱,我姐还逼着把我借的钱照数还清,一分也不让 。我跟着送公粮的挑着公粮上好埂 。我看他们都穿草鞋。我也学着自己编草鞋。先编一个鼻子,从鼻子编上鞋底,再编禅儿,穿上走路轻快 。我自己做一条小扁担,天天跟着大人上好埂送公粮。可是年终结账,我家亏欠很多工分 。我才十四岁,一家三口靠我一人劳动,哪行啊!我站在公社的门口呜呜地哭 。旁人看不过,都说。该叫我姐分摊。他们就派我姐分摊了 。过了三两年,我养猪挣了钱,我姐还逼着把我借的钱照数还清,一分也不让 。����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